1. 中經匯成(北京)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官網

      綠心發展模式

        城市綠心空間結構模式與城市形態直接關聯,荷蘭蘭斯塔德的綠心面積達到1 500 km2,是宏觀尺度上的綠心,聯系3 個主要城市組團。而以紐約中央公園( 320hm2 ) 為代表的單個城市綠心的面積往往小于10 km2,屬于微觀尺度上的綠心。由此歸納,城市綠心的空間結構模式類型大體有兩種: 單個城市的中心綠色空間的結構模式和城市組團圍繞綠色中心發展的空間結構模式。
        對于城市組團綠心,需要在保護發展原有綠色空間的基礎上適當提倡復合利用空間,發展多種生態復合產業,形成復合型城市綠心。例如可發展苗圃業和生態農業,旅游業及相關產業等綠色產業。但需要控制和解決好保護與開發的度的關系,以綠色空間為主,“適當開發,有序開發,生態開發”。
      1、城市綠心的空間結構模式類型
          城市綠心空間結構模式與城市形態直接關聯,荷蘭蘭斯塔德的綠心面積達到1 500 km2,是宏觀尺度上的綠心,聯系3 個主要城市組團。而以紐約中央公園( 320hm2 ) 為代表的單個城市綠心的面積往往小于10 km2,屬于微觀尺度上的綠心。由此歸納,城市綠心的空間結構模式類型大體有兩種: 單個城市的中心綠色空間的結構模式和城市組團圍繞綠色中心發展的空間結構模式( 見圖1)。
       
      圖1:綠心空間結構模式
      2、單個城市的綠心空間結構模式策略
          對于紐約中央公園這樣的單個城市綠心,由于城市用地有限,因此保持綠色空間面積、提高綠心使用率和可達性以及發揮其社會生態效應至關重要。同時還要注意將綠心本身與城市內部及區域其他綠色空間相互聯系,構成綠色生態網絡。
      2.1 保護為主,嚴控開發
         單個城市綠心需要以生態保護為根本,嚴格控制開發,從而保證綠心的完整性和生態效應。首先要應盡可能保持原有綠色邊界,成為城市的生態核心。例如曼哈頓地區通過公共空間的嚴格標準規范和立法保護,歷經150 余年的發展[8],紐約中央公園的用地范圍被嚴格保護下來,現在這里至少有275 種鳥類,2. 6 萬棵植物,60. 7hm2 湖面,發揮著巨大的環境生態效能; 我國樂山的“城市綠心”在20 年間的綠心建設中,也遵循著將“綠心”作為城市布局結構的中心,按照“永久性綠地”加強綠化建設,嚴格保護綠心范圍。
          其次,提倡設置多樣的休閑娛樂設施,以提供多功能的休閑娛樂活動。綠心的空間結構也需以功能要求為指導,進行功能主題分區規劃。仍以紐約中央公園為例,它與城市同步發展,很好地滿足了現代城市的需要,以“精明增長( Smart Growth) ”的方式適時更新,每5 年進行一次動態的適時調整,充分體現了人性化、多元化、前瞻性和共生性的精神。
      2.2增加綠心可達性
          單個城市的綠心位于城市內部,因此與城市關系密切,尤其與城市中心區更是密不可分。因此,綠心的布局應盡可能與城市肌理相重疊,使市民能夠方便快捷地通往并使用綠心空間。除此之外,綠心本身的設計還應當既便于城市交通,又能夠保持綠心的完整性,例如,紐約中央公園面積約320hm2,用地狹長,覆蓋了153 個街區。4 條城市街道橫穿公園而過,通過奧姆斯特德和沃克斯巧妙的低于公園地表2. 4m 的下沉式街道設計,公園里的行人通過橋梁跨越這些城市街道,街道與公園形成了立體交叉模式,城市交通不受阻礙,互不干擾,公園的景色得以延續,既保證了綠色空間的完整和城市的便利性,又溝通了城市與公園的聯系。
      2.3 建立輻射城市內部及區域的綠色生態網絡
      要想發揮綠色空間的最大效益,就要建立輻射城市內部及區域的綠色生態網絡。以城市綠心為中心,輻射出綠色廊道,連接城市內部以及城市區域的綠色斑塊,構建綠色生態網絡。
      湯姆?特納( T. Turmer) 在倫敦開放空間規劃研究中提出了開放空間在城市中布局結構的6 種模式,基本涵蓋了城市中各種開放空間的布局結構。根據最理想的綠色網絡模式空間布局,結合綠心發展,可以在此基礎上提出輻射城市內部及區域的單個城市綠心空間結構模式。
       

      3、城市組團綠心空間結構模式策略
          城市組團綠心空間模式的理想狀態就是建立以城市綠心為中心的發散型、觸角式的綠色生態網絡,增強與各個城市組團之間的聯系( 見圖3) 。
      3.1 保護與開發并進
          對于城市組團綠心,需要在保護發展原有綠色空間的基礎上適當提倡復合利用空間,發展多種生態復合產業,形成復合型城市綠心。例如可發展苗圃業和生態農業,旅游業及相關產業等綠色產業。但需要控制和解決好保護與開發的度的關系,以綠色空間為主,“適當開發,有序開發,生態開發”。
       

          以蘭斯塔德綠心為例,它并不是一塊單純的綠地,而是內部包含3 萬家企業,用地類型包括公園綠地、園藝溫室用地、農業用地、旅游業用地以及一部分居住用地和少量工業用地,用地類型和產業體系非常復合化!凹t線”( 城市及其發展區規劃邊界) 與“綠線”( 綠色空間規劃邊界) 被引入國家空間規劃草案,作為防止城市蔓延和保存空間的基本戰略; 我國紹興城市綠心規劃也提出了建設“復合型城市綠心”的目標,積極利用民資帶動綠心的建設。在保證綠心生態空間的前提下允許部分土地使用性質的多樣性,建設多功能多層次多樣化的城市綠心,即“生態之心、休閑之心、管理之心和水鄉文化之心”,提升城市整體品質與活力。
      3.2 重視區域綠心的邊界
          對于綠心而言,一般與城市的交接地帶以及綠心內部的山地———水域交接地帶往往具有特別的邊緣效應和價值,城市綠心的生態性、功能性在這些邊界地帶表現得尤為明顯。
          由于城市組團綠心面積往往較大,邊界越是具有活力,越是能夠滿足人們方便使用,進一步吸引人們進入綠心內部。建議在綠心與城市交接地帶設置一定的商業和休閑娛樂活動,綠色穿插其中,逐步滲透。同時,綠心中的山地與水域的交接地帶通常是環境敏感地帶,溪流、池塘、湖泊、濕地到江河組成完整的水系統,又與附近的土壤、地形、植被緊密聯系,對維持農田、牧場、果園、城市水源、城市防洪、城市環境等影響重大,是維持綠心健康生態系統的關鍵地帶,建議在山地與水域的交接地帶嚴格保護。
      3.3 建立綠心大都市的綠色生態網絡
          具有綠心的城市組團需以綠心為中心,發展與綠心連接的發散式綠色廊道,共同形成遍布城市組團的綠色生態網絡。1958 年制定的荷蘭蘭斯塔德( Randstad) 發展綱要提出“把蘭斯塔德建設成為一個多中心的綠心大都市。
          該規劃取得了一系列成就,并促使“保護綠心”成為荷蘭的一項基本國策。英國規劃師杰拉爾德?伯克( GeraldBurke) 根據這一特點將其命名為“綠心大都市”( Greenheart Metropolis) 。1989 年出臺的荷蘭自然政策規劃( 包括蘭斯塔德綠心保護策略) ,提出保護和建立區域“生態重要結構”( Ecological MainStructure) ,實際上就是說要建立以綠心為核心的整體綠色生態網絡。

      [ 返回頂部 ] [ 關閉窗口 ]       來源:中經匯成(北京)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中國產業規劃網

      產業規劃

      園區規劃

      空間規劃

      招商策劃



      項目評估

      商業地產策劃

      在線客服樂語
      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